新聞動態

最新公告 商標要聞

相關推薦

西貝莜面村維權獲賠82萬,國泰平安百貨商場承擔連帶責任

北京國泰平安百貨有限公司等與內蒙古西貝餐飲連鎖有限責任公司侵害商標權、不正當競爭糾紛

1

—提要—

2018年,西北菜的杰出代表品牌“西貝莜面村”(內蒙古西貝餐飲連鎖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西貝公司)以其“I ? 莜”等核心商標、商業標識作為權利基礎,將北京雙橋快樂草原筱面餐飲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快樂草原公司)、北京國泰平安百貨有限公司雙橋店(以下簡稱國泰平安公司雙橋店)、北京國泰平安百貨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國泰平安公司)告上法庭,起訴三被告商標侵權及不正當競爭。 

日前,本案經一二審法院審理,最終認定快樂草原公司侵犯了西貝公司第16586956號“I ? 莜”注冊商標專用權并構成不正當競爭,國泰平安公司雙橋店未施以必要的注意力,其對快樂草原公司的行為未加以制止,而是在應當知道存在侵權行為的前提下繼續向快樂草原公司提供經營場所,幫助快樂草原公司實施侵權行為,亦構成侵犯注冊商標專用權的行為,應當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國泰平安公司雙橋店作為國泰平安公司的分支機構,不具有獨立的法人主體資格,國泰平安公司應當與其分支機構共同承擔法律責任。快樂草原公司賠償西貝公司因侵犯商標專用權造成的經濟損失及合理支出共計510340元,國泰平安公司雙橋店、國泰平安公司對其中的50000元承擔連帶賠償責任;快樂草原公司賠償西貝公司因不正當競爭行為造成的經濟損失及合理支出共計310340元。


2

—判決原文—


北京知識產權法院

民 事 判 決 書


(2019)京73民終3003號


上訴人(原審被告):北京雙橋快樂草原筱面餐飲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朝陽區雙橋路2號院2號樓-2層-201內B2-13號。法定代表人:王曉龍,執行董事。委托訴訟代理人:王曉斌,男,北京雙橋快樂草原筱面餐飲有限公司員工。委托訴訟代理人:魏源,北京市鑫諾律師事務所律師。
上訴人(原審被告):北京國泰平安百貨有限公司雙橋店,住所地北京市朝陽區雙橋路2號院2號樓。法定代表人:張立華,總經理。
上訴人(原審被告):北京國泰平安百貨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順義區天竺鎮南平街南側(天竺苗圃辦公室1-2層)。法定代表人:董瑞金,總經理。共同委托訴訟代理人:劉曉雪,女,北京國泰平安百貨有限公司員工。共同委托訴訟代理人:張建軍,女,北京國泰平安百貨有限公司員工。
被上訴人(原審原告):內蒙古西貝餐飲連鎖有限責任公司,住所地內蒙古自治區鄂爾多斯市東勝區天驕南路維邦奧林花園公建3號樓。法定代表人:賈國龍,董事長。委托訴訟代理人:戴越,北京市中倫律師事務所律師。委托訴訟代理人:周凡,北京市中倫律師事務所律師。
上訴人北京雙橋快樂草原筱面餐飲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快樂草原公司)、北京國泰平安百貨有限公司雙橋店(以下簡稱國泰平安公司雙橋店)、北京國泰平安百貨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國泰平安公司)因與被上訴人內蒙古西貝餐飲連鎖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西貝公司)商標侵權及不正當競爭糾紛一案,不服北京市朝陽區人民法院(以下簡稱一審法院)作出的(2018)京0105民初4340號民事判決(以下簡稱一審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本院于2019年10月9日立案后,依法組成合議庭進行了審理。2019年11月14日,上訴人快樂草原公司的委托訴訟代理人魏源,上訴人國泰平安公司雙橋店及國泰平安公司的共同委托訴訟代理人張建軍,被上訴人西貝公司的委托訴訟代理人戴越、周凡到本院接受了詢問。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上訴人訴稱


樂草原公司上訴請求:1.請求撤銷一審判決,將本案發回重審或改判駁回西貝公司的訴訟請求;2.一審、二審訴訟費用由西貝公司負擔。事實與理由:一、快樂草原公司使用的標識與西貝公司的注冊商標存在較大差異,沒有侵犯西貝公司的注冊商標專用權。快樂草原公司實際使用標識的顯著識別部分為“莜面人家”,與西貝公司的“I?莜”標志具有明顯區別。西貝公司的“I?莜”標識顯著性較弱,而快樂草原公司使用的“莜面人家”是臆造詞。二、快樂草原公司的涉案行為不構成不正當競爭。西貝公司的裝修不構成“有一定影響的餐廳裝潢”,其主張的半通天式玻璃外墻、明廚亮灶在餐飲門店裝修中較為通用,用餐區頂棚、頂上置物架、操作臺等設計也是餐廳普遍采用的實用功能性裝修。況且快樂草原公司的門店顯著位置懸掛“莜面人家”招牌,不會造成認知混淆。此外,一審判決將西貝公司提交的大眾點評證據作為消費者混淆的依據具有嚴重瑕疵。三、一審判決快樂草原公司承擔民事責任的方式不合法。一審法院同時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反不正當競爭法》兩部法律判決快樂草原公司承擔民事責任不適當也不合法。四、即使快樂草原公司構成商標侵權及不正當競爭,一審判決快樂草原公司賠償經濟損失及合理費用將近80萬元過高。快樂草原公司經營持續時間短、范圍小、未獲利,西貝公司的涉案商標注冊時間短,知名度和影響力有限,一審判令快樂草原公司承擔巨額賠償沒有事實及法律依據。五、快樂草原公司并未給西貝公司造成不良影響,不應承擔消除影響的法律責任。
國泰平安公司雙橋店及國泰平安公司共同上訴請求:1.依法撤銷一審判決第三項;2.二審訴訟費由西貝公司、快樂草原公司承擔。事實與理由:一、一審判決認定事實錯誤。莜面并非為西貝公司獨創食品;開放式廚房、木質餐桌、紅白格字桌布等裝飾裝潢也并非西貝公司獨創的設計與裝潢。快樂草原公司并不存在不正當競爭行為,國泰平安公司雙橋店及國泰平安公司也沒有給快樂草原公司提供幫助。二、一審判決適用法律錯誤。根據國泰平安公司雙橋店與快樂草原公司簽訂的《場地租賃合同》第8.3條、第8.6條約定,裝飾裝潢均由快樂草原公司自行設計裝潢,雙方權責清晰。一審法院判決國泰平安公司雙橋店及國泰平安公司承擔責任,于法于理無據,判決結果不公正。

被上訴人辯稱


西貝公司辯稱:不同意快樂草原公司、國泰平安公司雙橋店及國泰平安公司的上訴請求,一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請求維持一審判決。

一審原告訴請


西貝公司向一審法院起訴請求:1.判令快樂草原公司立即停止商標侵權行為,即停止在互聯網、菜單、銷售的商品、濕巾紙、臺號牌、打包袋、廣告宣傳(包括營業時間指示牌、吊旗、塑料扇子等易耗品)、員工工服、工牌等上使用與我公司“I?莜”注冊商標近似的商業標識;2.判令快樂草原公司立即停止不正當競爭行為,即立即停止使用與我公司經營的“西貝莜面村”餐廳相同或者相似的桌椅款式、桌布、菜單、菜品名稱、菜品樣式、可視性廚房等店面裝潢及布局;3.判令國泰平安公司雙橋店、國泰平安公司立即停止為快樂草原公司提供侵權場所的幫助侵權行為;4.判令快樂草原公司、國泰平安公司雙橋店、國泰平安公司通過公開媒體(北京日報、新京報、人民日報)發表致歉聲明,消除影響,持續時間不得少于三十日;5.判令快樂草原公司、國泰平安公司雙橋店、國泰平安公司連帶賠償我公司因涉案侵害商標權行為造成的經濟損失600000元;6.判令快樂草原公司、國泰平安公司雙橋店、國泰平安公司連帶賠償我公司因涉案不正當競爭行為造成的經濟損失400000元;7.判令快樂草原公司、國泰平安公司雙橋店、國泰平安公司連帶賠償我公司合理支出223240.4元。

一審法院查明

一審期間,當事人圍繞訴訟請求依法提交了證據,一審法院組織當事人進行了證據交換和質證。一審法院認定事實如下:一、西貝公司經營情況及其注冊商標專用權情況2010年12月23日,西貝公司注冊成立,經營范圍包括餐飲管理及咨詢,倉儲服務(不含危險品),農業科技開發,餐飲投資,投資咨詢;廣告制作,廣告宣傳;食品銷售(依法須經批準的項目,經相關部門批準后方可開展經營活動)。截至2015年,西貝公司分別參與投資設立了北京西貝萬家餐飲管理有限公司、北京西貝一村餐飲管理有限公司、北京西貝莜面村餐飲有限責任公司、上海西貝餐飲管理有限公司、廣州西貝餐飲有限公司、深圳西貝喜悅餐飲有限公司、深圳市西貝餐飲有限公司等,并為上述公司的控股股東。截至2016年,西貝公司全資或控股子公司已達50余家。發展至今,西貝公司及其子公司已在全國各地,包括北京、上海、深圳、西安、包頭等省、市、地區發展及成立220余家“西貝莜面村”餐廳,主營莜面、牛羊肉等西北特色食品。查,截至2013年,西貝莜面村的廚師帽及廚師服裝上已經開始使用“I?莜(‘?’內含‘西貝莜面村’)”。同時,西貝莜面村多個餐廳在門店外墻、待客柜臺、員工服裝、菜單紙頁、商場廣告、戶外廣告、宣傳單等處還大量使用“I?”“I?莜(‘?’內含‘西貝莜面村’)”“I?(‘?’內含‘西貝莜面村’)”等商業標識。2016年6月21日,經原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商標局(以下簡稱商標局)核準,西貝公司取得第16586956號“I?莜”商標注冊,有效期至2026年6月20日,核定使用服務類別為第43類,包括住所代理(旅館、供膳寄宿處);咖啡館;自助餐廳;餐廳;飯店;自助餐館;快餐館;酒吧服務;流動飲食供應;茶館(截止)。審理中,西貝公司提交了2017年8月大眾點評網站中有關部分西貝莜面村餐廳的網頁公證書,其中包括西貝莜面村(六里橋店)、西貝莜面村(財富購物中心店)、西貝莜面村(大興宜家店)、西貝莜面村(廣州正佳店)等涉及北京、上海、廣州、深圳共十家店鋪的點評頁面。上述頁面中有用戶的評分、點評、圖片等內容,其中網友評分均在4.5-5顆星,評論數少則逾千條,多則逾萬條。上述網頁顯示,截至2015年底,西貝莜面村各餐廳在店外等候區、用餐區、廚房區、員工服飾等方面已經采用了較為統一的設置,主要包括如下內容:1.店外等候區。西貝莜面村店面外觀使用半通天式玻璃外墻,使路過的消費者可看到門店廚房;門口懸掛紅底白字招牌,招牌上分兩行寫有“西貝”“莜面村”字樣;緊靠店鋪外墻有紅、白兩色鏤空塑料座椅相間擺放,座椅鏤空紋路系由多個三角形拼接而成。2.就餐區。就餐區整齊擺放木質用餐桌,其上鋪有紅白兩色方格桌布,桌上擺放立柱式桌號牌,桌號牌底部連有托盤,托盤上放置有調料瓶、餐巾紙、牙簽筒等物品;桌面上還擺放帶有黑紅色“I?(‘?’內含‘西貝莜面村’)”字樣的一次性濕巾及餐具;座位則系用餐椅及用餐沙發相結合;用餐椅為木質結構,顏色系原木色,靠背頂端系牛角形狀,座位部分為淺駝色皮質軟墊;用餐沙發系淺駝色單色,其上擺放有方形靠墊;用餐區頂棚為木質條紋吊頂,吊頂上懸掛有吊旗廣告、射燈等;吊旗廣告上有“I?莜(‘?’內含‘西貝莜面村’)”標識。3.廚房區。廚房采拐角設計,兩面面向店內消費者,一面則為玻璃外墻,可向店外消費者進行展示;廚房區為開放區域,房頂懸掛有雙層置物架,其上擺放有用西北面點蒸籠堆疊而成的金字塔形狀裝飾,下方則為廚師操作臺,與就餐區分隔。4.員工服飾。服務員全身著淺藍色牛仔工服,胸前佩戴紅白相間的胸牌,腰系同色圍裙,其上印有“I?莜(‘?’內含‘西貝莜面村’)”標識;廚師則穿白色廚師服,頭戴白色廚師帽,帽上有黑紅色“I?”標識。5.其他。店內菜單采用折紙形式,封面印有“I?莜(‘?’內含‘西貝莜面村’)”標識及宣傳語“西貝羊肉為什么好吃?因為只用‘草原羊’”,內頁為白色底色,印有菜品照片、中英文名稱、規格及價格等內容。2013年至2017年間,西貝公司與多家公司簽署合同,為“西貝”品牌進行管理咨詢、整合營銷傳播咨詢,安排“西貝莜面村走進聯合國”等活動。同時,西貝公司曾贊助2015年上海、南京、北京等城市的國際馬拉松比賽;在《星球大戰7:原力覺醒》《功夫熊貓3》等電影中投放貼片廣告;在中央電視臺多個頻道及優酷土豆等網絡平臺中投放西貝莜面村品牌形象廣告、拜年廣告;在上海市中山公園地鐵站、南京東路步行商業街等處投放墻面及道旗廣告。與此同時,北京青年報、京華時報、競報等傳統紙質媒體,搜狐財經、中華餐飲網、第一財經日報、北京晨報等網絡媒體,以及商業地產觀察、東方美食等諸多微信公眾號,均對西貝公司及西貝莜面村進行大量報道宣傳。在上述宣傳中,多處展示了西貝莜面村門店、招牌、廣告及活動等圖片。據國家圖書館檢索查詢結果顯示,在2012年1月1日至2018年3月8日期間,包含“西貝”及“餐飲”關鍵詞的報紙及期刊文獻約為1742篇。此外,西貝公司及其旗下子公司曾多次獲北京烹飪協會評選的年度北京餐飲企業(集團)50強稱號,西貝莜面村曾被中國連鎖經營協會授予2014中國餐飲連鎖業員工最喜愛的公司獎項及2015中國連鎖餐飲品牌可持續創新獎。西貝公司及西貝莜面村獲得了中國保護消費者基金會、北京市旅游局、飯統網等多家媒體及單位評選頒發的多種獎項。2016年,西貝公司旗下子公司北京西貝餐飲管理有限公司享有的“西貝”商標被認定為馳名商標。二、快樂草原公司經營情況及其被控商標侵權及不正當競爭行為2017年4月11日,快樂草原公司注冊成立,主要經營范圍為餐飲服務;銷售食品。位于北京市朝陽區雙橋路2號院2-3的國泰平安公司雙橋店地下二層的“莜面人家(國泰平安公司雙橋店)”系由快樂草原公司經營,餐廳主要經營莜面、西北面筋、牛羊肉等西北菜。2017年7月20日,經西貝公司申請,北京市方圓公證處對莜面人家(國泰平安公司雙橋店)店鋪情況進行證據保全,并出具公證書顯示:1.國泰平安公司雙橋店的美食街商戶介紹海報中,有“I?莜面人家(‘?’內含‘雙橋店’)”標識,其中“I?”及“莜面人家”分居兩行,“I”為黑色字體,“?”“莜面人家”為白色,“?”內“雙橋店”為黑色。2.店外等候區。莜面人家(國泰平安公司雙橋店)店面采取半通天式玻璃外墻,玻璃外墻內部即為廚房區。店面外懸掛有紅底白字招牌,“莜面”“人家”四字分兩行依次排列;緊靠店面外墻依次間隔擺放有紅白兩色塑料鏤空座椅,鏤空花紋系三角形鏤空拼接形式;在餐廳玻璃墻上張貼有營業時間公告,其上有黑紅配色的“I?莜(‘?’內含‘莜面人家’)”標識。3.就餐區。就餐區整齊擺放餐桌,餐桌上鋪有紅白雙色方格桌布;桌上擺放有立柱式桌牌,桌牌上有黑紅配色的“I?莜(‘?’內含‘莜面人家’)”標識,桌牌底部連接托盤,托盤上放置有牙簽盒及調料瓶等物品,桌上還擺放有一次性濕紙巾,紙巾包裝上有黑紅配色的“I?(‘?’內含‘莜面人家’)”標識;座位有用餐椅和沙發兩種形式,用餐椅為原木色木質座椅,座椅坐墊部分為淺駝色,牛角靠背。沙發顏色與座椅坐墊顏色相同,其上擺放有方形靠墊。用餐區頂棚為木質條紋吊頂,吊頂上懸掛有吊旗廣告、射燈,吊旗上標有黑紅配色的“I?莜(‘?’內含‘莜面人家’)”標識。4.廚房區。廚房區系明廚亮灶形式,在面向商場一側采用半通天玻璃墻裝修方式,店外消費者可以透過玻璃墻看到廚房情況。店內的廚房區系開放式,開放區用吊頂和操作臺與就餐區隔開。吊頂上懸掛雙層置物架,其上擺放有籠屜堆成的金字塔形裝飾物。5.員工服飾。店內服務員著深藍色牛仔工服,頭戴帽子,帽子上有紅色的“I?”標識,胸前佩戴紅白相間的工牌,其中含有“I?莜(‘?’內含‘莜面人家’)”標識。廚師身著白色廚師服,戴白色廚師帽,廚師帽上有紅黑配色的“I?”標識。6.其他。就餐區桌面上擺放有卡通造型扇子及菜單,扇子正反面均有黑紅配色的“love?(‘?’內含‘莜面人家’)”字樣。菜單為紙質折頁形式,封面有紅白底色黑色字樣的“love莜面人家”標識和宣傳語“莜面人家的羊肉為什么好吃?因為只用草原羊”;內頁為白色底色,包含菜品照片、中英文名稱、規格及價格等內容。店內提供的外賣塑料袋上有黑紅配色的“I?(‘?’內含‘莜面人家’)”標識。根據上述公證情況,西貝公司主張快樂草原公司存在的商標侵權行為主要包括:1、在廚師帽、服務員帽子上使用“I?”標識;2、在餐廳內吊旗廣告、營業時間布告、桌牌及員工工牌上使用“I?莜(‘?’內含‘莜面人家’)”標識;3、在一次性濕紙巾上使用“I?(‘?’內含‘莜面人家’)”;4、在外賣塑料袋及小扇子的正反兩面使用“I?(‘?’內含‘莜面人家’)”標識;5、在店內提供的使用“love?(‘?’內含‘莜面人家’)”標識;6、在國泰平安公司雙橋店美食街商戶介紹海報中使用“I?莜面人家(‘?’內含‘雙橋店’)”標識。同時,西貝公司主張快樂草原公司的不正當競爭行為系在經營過程中擅自使用與西貝公司知名餐飲服務特有裝潢相同或高度近似的元素,具體包括:餐廳外等候區紅白交錯布局的鏤空侯餐椅、面向商場一側采用玻璃外墻、紅底白字店鋪招牌;用餐區桌布、桌面一次性用品、桌面物品布置、菜單及其上宣傳語;用餐區的牛角椅、布藝沙發、棚頂設計及裝飾;廚房區的明廚亮灶;廚師、服務員工服及相關標識;“I?莜”超級符號及餐廳整體裝潢效果。2018年3月9日,經西貝公司申請,北京市方圓公證處對大眾點評網中“莜面人家(國泰平安公司雙橋店)”的頁面情況進行證據保全公證。頁面顯示,該店總評分為4顆星,點評數為369條。在全部點評中,有部分點評提及西貝莜面村。如,“周邊吃的差不多了,這家新近拔草,還是最早吃過西貝,然后以為這就是,其實菜品價格比西貝便宜些,但是類似!”“剛開始還以為是西X莜面村,盆友提示說不是,仔細看看還真不是,但是從裝修到菜單到菜式都有90%。”“沒有太懂西貝和這個的區別,裝修幾乎都是一樣的!”“整個一西貝的翻版,連logo都一樣,不仔細看看不出來。”“和西貝家沒有大差別,但是性價比超級高呢!”“說人家山寨不知道好不好,不過個人覺得比西貝好吃,價格倒是都差不多”等等。三、快樂草原公司與國泰平安公司雙橋店及國泰平安公司租賃關系的相關事實2017年4月15日,國泰平安公司雙橋店(甲方)與快樂草原公司(乙方)簽訂《場地租賃合同》,合同大致內容為:1.1經雙方協商一致,甲方將其位于北京市朝陽區雙橋路2號院2號樓國泰百貨雙橋店地下二層B2-13號房屋(以下簡稱租賃場地)出租給乙方經營莜面人家品牌的餐飲使用。1.2該租賃場地實際租賃使用面積合計470平方米。2.1本合同的租賃期限為4年,自2017年4月15日至2021年4月14日止。3.1租金:第一租賃年年租金為人民幣:560640元。7.7甲方有權對乙方租賃區域內的設備設施、消防、安全等進行檢查并對乙方租賃場地的使用情況進行監督,但不得妨礙乙方的正常經營活動,乙方應當予以配合。8.3在租賃期間,乙方對該租賃場地只有使用權,不得對該租賃場地進行銷售、抵押或其他任何侵犯租賃場地所有權的行為;不得隨意改變使用性質;必須遵守國家法律、法規、政策,合法守法經營。乙方在經營活動中出現各種經濟糾紛、治安案件等,甲方不承擔任何責任;不得發生擾民等事件,負責做好消防、安全、衛生等工作;乙方須遵循甲方統一的經營模式,服從甲方統一的規范管理。8.6乙方負責對經營的狀態進行對外廣告、宣傳,費用由乙方承擔,甲方為乙方經營進行對外廣告、宣傳的,乙方應承擔相應費用。16.1乙方有權在其承租租賃場地內部的任何部位設置乙方的廣告,所需費用由乙方承擔。16.2戶外廣告位費用收取標準為/元/年/塊。16.2.1乙方在每個租賃年度須一次性向甲方支付戶外廣告費用。16.2.2第一租賃年度支付時間為本合同簽訂后10日內,乙方向甲方支付戶外廣告費用;以后每年需在下一租賃年度開始前15日向甲方支付戶外廣告費用。16.2.3支付方式為現金或支票。四、其他西貝公司主張為本案支出合理費用共計223240.4元,具體包括公證費28765元、國家圖書館檢索費1115元、律師費190800元及打印費2560.4元。除打印費外,西貝公司向一審法院提交了其他費用的票據。快樂草原公司為證明其使用的標識中包含合法注冊商標,其向一審法院提交商標注冊證及商標轉讓證明。根據上述證據顯示,2015年8月21日,北京快樂草原莜面餐飲有限公司經轉讓獲得第5981507號“莜面人家”注冊商標專用權,核定服務項目類別為第43類住所(旅館、供膳寄宿處)、備辦宴席、自助餐廳、餐廳、飯店、餐館等。但快樂草原公司未舉證證明其與北京快樂草原莜面餐飲有限公司的具體關系及其有權使用該商標的依據。快樂草原公司為證明其在訴訟中已經對店面進行改造,向一審法院提交其店鋪裝潢照片若干,照片顯示在商場外店鋪展示牌、商場內莜面人家指示牌、店鋪招牌、店內桌牌、收銀臺標識、店內提示告知等,均使用“莜面人家”標識;廚師服為白色,白色廚師帽上有紅底白字的莜面人家標識。其他部分沒有明顯改變。西貝公司不認可該照片真實性,且堅持主張法院判令快樂草原公司立即停止商標侵權及不正當競爭行為。快樂草原公司為證明其虧損狀態,向一審法院提交納稅申報表及利潤表。西貝公司對此不予認可。

一審法院認為


一審法院認為,結合各方當事人的訴辯主張,本案的焦點為:一、快樂草原公司是否侵犯了西貝公司第16586956號“I?莜”注冊商標專用權;二、快樂草原公司是否構成不正當競爭行為;三、國泰平安公司雙橋店及國泰平安公司是否構成幫助侵權及不正當競爭;四、快樂草原公司、國泰平安公司雙橋店及國泰平安公司的責任承擔。結合本案事實,現對上述爭議焦點評述如下:
一、快樂草原公司是否侵犯了西貝公司第16586956號“I?莜”注冊商標專用權依法注冊的商標應當受到保護。《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第五十七條第(二)項的規定,未經商標注冊人的許可,在同一種商品上使用與其注冊商標近似的商標,或者在類似商品上使用與其注冊商標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標,容易導致混淆的,屬于侵犯注冊商標專用權。根據在案證據,西貝公司對涉案第16586956號“I?莜”商標享有注冊商標專用權,有權禁止他人在相同或類似服務上使用與此相同或近似的標識。且2013年,西貝公司已經開始在員工服飾和宣傳推廣文案等處使用上述商標標識,該商標經持續使用已經具有一定的影響力和知名度。本案中,西貝公司主張快樂草原公司存在多處使用與涉案商標“I?莜”近似的商業標識,構成商標侵權行為。對此,一審法院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第四十八條規定,本法所稱商標的使用,是指將商標用于商品、商品包裝或者容器以及商品交易文書上,或者將商標用于廣告宣傳、展覽以及其他商業活動中,用于識別商品來源的行為。快樂草原公司將標識使用在員工服飾、廣告宣傳、店內一次性用品包裝等位置,可以起到識別服務來源的作用,屬于商標性使用。快樂草原公司使用的標識有“I?”“I?莜(‘?’內含‘莜面人家’)”“I?(‘?’內含‘莜面人家’)”“I?(‘?’內含‘莜面人家’)”“love?(‘?’內含‘莜面人家’)”“I?莜面人家(‘?’內含‘雙橋店’)”。快樂草原公司使用的標識與涉案商標標識相比,主體部分均系由文字“I”或“love”與文字“莜”及圖形“?”組合而成。雖然西貝公司及快樂草原公司在實際經營使用標識的過程中都添加了其他元素,如在圖形“?”中添加文字,在“?”后使用“莜面人家”字樣等;但按照一般閱讀習慣,標識中能夠吸引一般公眾注意的部分為不同于文字的圖形部分及生僻字部分,故“?莜”是上述標識的主要識別部分,且上述標識主要部分讀音諧音為“Iloveyou”或“loveyou”,表達的含義也均為喜愛莜面的意思。故快樂草原公司使用的上述標識與涉案商標在字形、讀音、含義、各要素組合后的整體結構相似。此外,快樂草原公司與西貝公司同屬餐飲服務行業,其行為易使相關公眾對服務的來源產生誤認或者認為其與西貝公司之間存在特定的聯系。故快樂草原公司在經營過程中使用“I?”“I?莜(‘?’內含‘莜面人家’)”“I?(‘?’內含‘莜面人家’)”“I?(‘?’內含‘莜面人家’)”“love?(‘?’內含‘莜面人家’)”“I?莜面人家(‘?’內含‘雙橋店’)”標識的行為,侵害了西貝公司就第16586956號“I?莜”商標享有的注冊商標專用權,應當承擔停止侵權、消除影響及賠償損失等法律責任。二、快樂草原公司是否構成不正當競爭本案中,西貝公司對被控不正當競爭行為進行取證的時間為2018年3月。1993年頒布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反不正當競爭法》于2017年11月4日修訂,并于2018年1月1日起施行。參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商標法修改決定施行后商標案件管轄和法律適用問題的解釋》第六條的規定以及法的溯及力理論,本案實體問題的審理應適用2017年新修訂的反不正當競爭法。《中華人民共和國反不正當競爭法》第六條第(一)項規定,經營者不得擅自使用與他人有一定影響的商品名稱、包裝、裝潢等相同或者近似的標識實施混淆行為,引人誤認為是他人商品或者與他人存在特定聯系。本案中,西貝公司主張其在西貝莜面村餐廳店面的前述裝潢元素及餐廳整體的裝潢效果作為一個整體,構成知名餐飲服務特有裝潢,并主張快樂草原公司使用了上述特有裝潢的元素,構成不正當競爭。一審法院認為,判斷西貝公司上述主張能否成立,應當從以下兩方面進行認定:一方面,西貝公司主張的西貝莜面村餐廳店面的前述裝潢元素及餐廳整體裝潢效果,能否作為一個整體,構成有一定影響的餐廳服務裝潢。關于餐廳服務裝潢的內涵問題。裝潢原義是指“器物或商品外表”的“修飾”,是著重從外表的、視覺藝術的角度來探討和研究問題。例如對室內地面、墻面、頂棚等各界面的處理,裝飾材料的選用,也可能包括對家具、燈具、陳設和小品的選用、配置和設計。其中“小品”意為小的藝術品。根據該定義,餐廳服務裝潢應當包括兩個部分,一部分是附著在餐廳經營場所上的裝修,如吊頂、墻面等,另一部分是可以與餐廳經營場所分離的物品的選取及擺放布置,同時,該兩部分均應具有超越實用性功能的獨立審美意義。本案中,關于西貝莜面村餐廳裝潢外延的問題,即西貝公司主張的各個要素能否構成裝潢。一審法院認為,西貝公司主張的半通天式玻璃外墻,用餐區頂棚,廚房區明廚亮灶設計、頂上置物架、操作臺等,屬于附著于餐廳經營場所上的裝修部分;等候區的店鋪招牌、紅白相間的鏤空等候椅,用餐區的用餐椅、用餐沙發、沙發靠墊及用餐桌布,廚房區的頂上置物架裝飾物,屬于與經營場所分離但可以起到修飾美化作用的裝飾。西貝莜面村餐廳中的上述元素,均超越了物品本身的實用功能,具有獨立的審美意義,符合餐廳裝潢的內涵。至于服務員及廚師服飾,雖然與餐廳本身的裝修布置無關,但員工屬于餐廳服務的有機整體的一部分,且各個餐廳通常都會為員工選擇統一的制服,以求其與整個餐廳的裝修布置協調統一,故員工服飾也構成餐廳裝潢的要素之一。至于西貝公司關于桌面一次性用品、菜單、桌面臺號牌及底座擺放牙簽筒等物品也屬于其餐廳裝潢元素的主張,一審法院認為,上述物品僅為一些日常用品,在實用性之外并不能起到裝飾作用,更無法上升到視覺藝術的高度。故對于西貝公司的這部分主張,一審法院不予支持。關于西貝公司主張的“I?莜”“超級符號”作為餐廳整體裝潢元素一節,該標識雖然可以起到裝飾作用,但鑒于西貝公司就此已經注冊商標且在本案中主張快樂草原公司的相關行為構成商標侵權,而一審法院在前述商標侵權部分已經適用商標法的相關規定予以保護,故不再適用反不正當競爭法進行處理。此外,2017年新修訂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反不正當競爭法》第六條第(一)項雖然刪除了“知名商品的特有包裝裝潢”中的“特有”二字,但該條規定了“一定影響”及“引人誤認”兩個要件,勢必要求被保護的裝潢具有一定的顯著性,能夠區別服務來源。本案中,西貝莜面村餐廳的半通天玻璃、明廚亮灶、木質頂棚以及鏤空等候椅、牛角形靠背餐椅、用餐沙發、沙發靠墊、紅白格桌布等各個元素,單獨來看,均是餐飲行業中的慣常裝修裝飾,可以適用在任何餐廳之中。但在餐廳裝修、物品配置及員工服飾等方面均存在巨大的選擇空間,不同元素的結合可以搭配出不同的餐廳風格及裝潢效果。西貝公司對前述各個元素進行選擇、排列和組合,使旗下各西貝莜面村餐廳形成了統一的、特有的裝修風格和裝潢效果。且根據在案證據可知,西貝公司及其子公司在全國各地成立經營西貝莜面村餐廳分店達220余家,餐廳消費人數眾多,在大眾點評網上的消費點評數少則幾千,多則逾萬。同時,西貝公司與多家公司合作,對其品牌推廣、品牌營銷策略等事宜進行洽談咨詢;多次在大型體育競技賽事、地鐵、步行街等人流密集區域投放廣告,在熱播電影中插播貼片廣告等。不僅如此,西貝公司及其子公司還獲得餐飲行業諸多獎項及榮譽稱號,被多家知名網站、報刊專題報道。基于上述事實,一審法院認定,西貝公司及其旗下西貝莜面村餐廳在中國境內具有一定的市場知名度,并為相關公眾所知悉,上述裝潢與西貝公司及西貝莜面村之間已經產生特定聯系,可以起到識別服務來源的作用,應當受到我國反不正當競爭法的保護。另一方面,快樂草原公司的涉案行為是否構成不正當競爭。一審法院認為,對商品服務的裝潢是否近似及容易造成混淆誤認,應當以相關公眾的一般注意力為標準來進行判斷。根據查明的事實,快樂草原公司經營的莜面人家餐廳在等候區、就餐區、廚房區的裝修布置及員工服飾等方面,與西貝莜面村餐廳有較高的一致性,具有一般經驗的消費者施以普通的注意力,通常難以對二者進行區分,存在誤認的可能性。同時,根據在案證據可知,到莜面人家就餐的多個消費者均認為,莜面人家的裝潢與西貝莜面村高度近似,難以對二者進行區分。本案中,快樂草原公司與西貝公司同為西北菜餐廳經營者,其應當知悉具有一定影響力的西貝公司的餐廳裝潢,但其依然在在后的相同服務上使用與西貝公司相同的裝修風格,且在員工服飾的選擇,等候區、就餐區、廚房區的整體裝修和細節布置方面使用高度近似的要素,存在搭西貝公司商譽便車的意圖,主觀惡意明顯。故快樂草原公司的涉案行為構成不正當競爭,應當就此承擔停止侵權、消除影響及賠償損失等法律責任。三、關于國泰平安公司、國泰平安公司雙橋店是否構成幫助侵權及不正當競爭關于商標侵權。《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第五十七條第(六)項規定,故意為侵犯他人商標專用權行為提供便利條件,幫助他人實施侵犯商標專用權行為的,屬侵犯注冊商標專用權的行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實施條例》第七十五條規定,為侵犯他人商標專用權提供倉儲、運輸、郵寄、印制、隱匿、經營場所、網絡商品交易平臺等,屬于商標法第五十七條第六項規定的提供便利條件。本案中,國泰平安公司雙橋店與快樂草原公司簽訂《場地租賃合同》,將位于國泰平安公司雙橋店B2-13號房屋出租給快樂草原公司經營使用,為快樂草原公司提供了經營場所。根據雙方合同中約定,國泰平安公司雙橋店有權對快樂草原公司租賃區域進行檢查,并且對租賃場地使用情況進行監督,同時快樂草原公司須服從國泰平安公司雙橋店統一的規范管理。此外,合同中還對租賃場地內部廣告及戶外廣告的設置等進行了約定。一審法院認為,從權責統一的角度出發,國泰平安公司雙橋店作為實體商場經營者,對快樂草原公司的經營情況負有注意義務,其應當對快樂草原公司的經營進行規范管理。這種注意義務的程度不應當僅僅是一般的,限于表面的注意。與電商平臺不同,實體商場具有商戶較為固定,且商戶數量有限等特點,實體商場有能力對其出租場地的各個商戶進行較為深入且較為日常的監督和管理,這種監督管理不僅限于對商戶營業執照、許可證等書面文件的形式審查,還應當包含對其租賃場地內的商戶施以必要的注意,對發現的可能違法行為及時處理。本案中,快樂草原公司在其經營的莜面人家餐廳中,大量使用與西貝公司享有商標權的第16586956號“I?莜”注冊商標近似的標識,且結合本案證據可知,西貝品牌及其經營的西貝莜面村餐廳為各大媒體廣泛宣傳報道,在業內獲得眾多獎項,在消費者中廣受歡迎,“I?莜”注冊商標也因此獲取較高知名度。在這種情況下,國泰平安公司雙橋店如果施以必要的注意力,勢必會發現快樂草原公司侵害商標權行為的存在,但其對快樂草原公司的行為未加以制止,而是在應當知道存在侵權行為的前提下繼續向快樂草原公司提供經營場所,幫助快樂草原公司實施侵權行為,亦構成侵犯注冊商標專用權的行為,應當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此外,國泰平安公司雙橋店作為國泰平安公司的分支機構,不具有獨立的法人主體資格,國泰平安公司應當與其分支機構共同承擔法律責任。關于不正當競爭。一審法院認為,本案中,西貝公司主張快樂草原公司構成不正當競爭行為的權利基礎是西貝莜面村餐廳的餐廳裝潢,這種權力基礎不同于注冊商標專用權,一經注冊公告即可獲得對世的普遍效力。西貝公司的餐廳裝潢能否受到反不正當競爭法的保護,構成反不正當競爭法中所規定的“有一定影響的裝潢”,以及快樂草原公司的涉案行為是否構成不正當競爭,均需要法律專業人士根據個案情況進行專業判斷。雖然國泰公司雙橋店對其租賃場地經營的商戶負有注意義務,應當進行必要的監督和檢查,但這種義務的程度不應當過分高于其作為場地出租方的身份,達到專業判斷的水平。根據在案證據,一審法院認為國泰公司雙橋店尚未達到知曉或者應當知曉快樂草原公司存在不正當競爭行為而故意提供幫助的情形,故對西貝公司認為國泰公司雙橋店構成不正當競爭行為的主張,一審法院不予支持。四、關于責任承擔方式的問題關于停止商標侵權及不正當競爭行為。對于停止商標侵權行為,快樂草原公司應當停止其使用的與涉案商標相類似的標識。對于停止不正當競爭行為,西貝公司主張快樂草原公司應當立即停止使用與西貝莜面村餐廳相同或者相似的桌椅款式、桌布、菜單、菜品名稱、菜品樣式、可視性廚房等店面裝潢及布局,但正如前述,菜單、菜品名稱、菜品樣式不屬于西貝莜面村整體裝潢的組成元素,且桌椅款式、桌布、可視性廚房等元素均可單獨用于任何餐廳,而不應當由某一家餐廳所壟斷,故快樂草原公司應對莜面人家餐廳的裝潢進行更改,但只要達到足以避免相關公眾混淆誤認的程度即可。關于損害賠償具體數額。我國商標法規定,侵犯商標專用權的賠償數額,按照權利人因被侵權所受到的實際損失確定;實際損失難以確定的,可以按照侵權人因侵權所獲得的利益確定;權利人的損失或者侵權人獲得的利益難以確定的,參照該商標許可使用費的倍數合理確定。對惡意侵犯商標專用權,情節嚴重的,可以在按照上述方法確定數額的一倍以上三倍以下確定賠償數額。賠償數額應當包括權利人為制止侵權行為所支付的合理開支。人民法院為確定賠償數額,在權利人已經盡力舉證,而與侵權行為相關的賬簿、資料主要由侵權人掌握的情況下,可以責令侵權人提供與侵權行為相關的賬簿、資料;侵權人不提供或者提供虛假的賬簿、資料的,人民法院可以參考權利人的主張和提供的證據判定賠償數額。權利人因被侵權所受到的實際損失、侵權人因侵權所獲得的利益、注冊商標許可使用費難以確定的,由人民法院根據侵權行為的情節判決給予三百萬元以下的賠償。同時,反不正當競爭法規定,經營者違反本法規定,給被侵害的經營者造成損害的,應當承擔損害賠償責任,被侵害的經營者的損失難以計算的,賠償額為侵權人在侵權期間因侵權所獲得的利潤;并應當承擔被侵害的經營者因調查該經營者侵害其合法權益的不正當競爭行為所支付的合理費用。經營者違反反不正當競爭法第六條、第九條規定,權利人因被侵權所受到的實際損失、侵權人因侵權所獲得的利益難以確定的,由人民法院根據侵權行為的情節判決給予權利人三百萬元以下的賠償。本案中,西貝公司未能舉證證明其因快樂草原公司及國泰平安公司雙橋店的涉案行為所遭受的實際損失,也未證明快樂草原公司及國泰平安公司雙橋店因涉案行為而獲取的利益,因此,西貝公司主張的賠償數額,一審法院無法全額支持。快樂草原公司雖然向一審法院提交利潤表及其納稅申報表,以證明其公司存在虧損的情況,但這些材料均為其單方面出具,不具有證明其經營情況的客觀性及真實性,一審法院對此不予采信。一審法院將綜合考慮西貝公司及涉案商標的知名度,快樂草原公司涉案行為的性質、持續時間、范圍、過錯程度等因素酌情判定。國泰平安公司雙橋店雖然為快樂草原公司的侵害商標權行為提供了幫助,但其未參與快樂草原公司的實際經營,也未從快樂草原公司的經營活動中直接獲利,故其承擔的連帶賠償責任應當限制在其通過涉案《場地租賃合同》獲取的收益范圍之內。關于西貝公司主張的公證費、國家圖書館檢索費、律師費及打印費,除打印費無票據一審法院不予采信外,其余均系為本案支付的合理費用,一審法院予以支持。關于西貝公司要求快樂草原公司、國泰平安公司雙橋店及國泰平安公司消除影響的主張,一審法院認為,消除影響的范圍和方式應當與快樂草原公司的涉案行為可能造成的影響范圍相當,故對此項訴請一審法院酌情支持;此外,國泰平安公司雙橋店及國泰平安公司并非實施直接侵權行為的實施者,其停止相應幫助行為并賠償西貝公司的經濟損失已經足以彌補西貝公司所遭受的損害,故對于西貝公司要求國泰平安公司雙橋店及國泰平安公司消除影響的訴訟請求,一審法院不予支持。

一審法院判決

綜上所述,一審法院于2019年4月25日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第四十八條、第五十七條第二項及第六項、第六十三條,《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實施條例》第七十五條,《中華人民共和國反不正當競爭法》第六條第一項、第十七條之規定,判決如下:一、快樂草原公司于一審判決生效之日起立即停止涉案商標侵權行為;二、快樂草原公司于一審判決生效之日起立即變更店面裝潢及布局;三、國泰平安公司雙橋店、國泰平安公司于一審判決生效之日起立即停止涉案幫助侵權行為;四、快樂草原公司于一審判決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內,在《新京報》非中縫位置發表聲明,以消除因涉案商標侵權及不正當競爭行為給西貝公司造成的不良影響(聲明內容須于一審判決生效后十日內送一審法院審核,逾期不履行,一審法院將在相關媒體上刊登一審判決主要內容,所需費用由快樂草原公司承擔);五、快樂草原公司于一審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賠償西貝公司因侵犯商標專用權造成的經濟損失及合理支出共計510340元,國泰平安公司雙橋店、國泰平安公司對其中的50000元承擔連帶賠償責任;六、快樂草原公司于一審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賠償西貝公司因不正當競爭行為造成的經濟損失及合理支出共計310340元;七、駁回西貝公司的其他訴訟請求。

二審法院查明

本院二審期間,上訴人快樂草原公司向本院補充提交了兩組證據:第一組證據為三份商標注冊及轉讓公告,證明涉案商標系于2017年6月6日受讓自案外人,并于2019年1月20日又轉讓給其他主體;第二組證據為北京市其他餐飲企業的店內照片,證明明廚展示、玻璃外墻、屋頂廣告等已經成為國內餐飲裝潢的通用模式,并非為西貝公司所獨有。被上訴人西貝公司對第一證據的真實性認可,對其關聯性不予認可;對第二組證據的真實性不予認可。被上訴人西貝公司向本院補充提交了大眾點評網頁打印件作為新證據,用以證明快樂草原公司仍在持續實施侵權及不正當競爭行為,國泰平安公司雙橋店、國泰平安公司亦未停止幫助侵權行為。上訴人快樂草原公司對上述證據的三性及證明目的均不認可;上訴人國泰平安公司雙橋店、國泰平安公司對證據的真實性予以認可。本院另查明,涉案商標為第16586956號“I?莜”商標,由案外人于2015年3月27日向商標局申請注冊,并于2017年7月14日獲準注冊,專用權期限自2016年6月21日至2026年6月20日。2017年6月6日,經商標局核準轉讓予西貝公司;2019年1月20日,經商標局核準轉讓予內蒙古西貝餐飲集團有限公司。本院對一審法院查明的其他事實予以確認。上述事實,有一審卷宗材料、快樂草原公司提交的證據、西貝公司提交的證據及本院詢問筆錄等在案佐證。

二審法院認為

本院認為,根據一、二審查明的事實,在上訴人快樂草原公司、國泰平安公司雙橋店及國泰平安公司實施被控侵權行為持續期間,被上訴人西貝公司對涉案第16586956號“I?莜”商標享有注冊商標專用權,有權禁止他人在相同或類似服務上使用與此相同或近似的標識。商標標識具有區分商品或服務來源的作用。本案中西貝公司提交的證據能夠充分證明涉案商標“I?莜”具有較高知名度,顯著性較強。快樂草原公司將與涉案商標相近似的商業標識使用在員工服飾、廣告宣傳、店內一次性用品包裝等位置,可以起到識別服務來源的作用,屬于商標性使用。根據一審法院的認定,快樂草原公司使用的標識有“I?莜”““I?莜”(‘?’內含‘莜面人家’)”“I?(‘?’內含‘莜面人家’)”“I?(‘?’內含‘莜面人家’)”“love?(‘?’內含‘莜面人家’)”“I?莜面人家(‘?’內含‘雙橋店’)”,上述使用情況與西貝公司“I?莜”標識在文字構成、讀音、含義、整體視覺效果等方面高度近似。而且快樂草原公司作為西貝公司的同業競爭者,其理應對西貝公司的“I?莜”商標有所知曉,但仍在他人商標中添加“莜面人家”等其他元素進行商業使用,明顯具有搭便車的主觀故意,客觀上會造成相關公眾混淆誤認,已構成對西貝公司注冊商標專用權的侵犯。在西貝公司擁有合法注冊商標的前提下,快樂草原公司辯稱涉案商標“I?莜”顯著性不足,與事實不符,于法無據,故對其不構成商標侵權的上訴理由,本院不予采信,依法予以駁回。至于西貝公司關于其店內裝潢構成“有一定影響力的裝潢”的主張,一審法院認定范圍包括“西貝莜面村餐廳的半通天玻璃、明廚亮灶、木質頂棚以及鏤空等候椅、牛角形靠背餐椅、用餐沙發、沙發靠墊、紅白格桌布等各個元素,單獨來看,均是餐飲行業中的慣常裝修裝飾,可以適用在任何餐廳之中。但在餐廳裝修、物品配置及員工服飾等方面均存在巨大的選擇空間,不同元素的結合可以搭配出不同的餐廳風格及裝潢效果。西貝公司對前述各個元素進行選擇、排列和組合,使旗下各西貝莜面村餐廳形成了統一的、特有的裝修風格和裝潢效果”,而非快樂草原公司主張的明廚展示、玻璃外墻、屋頂廣告等部分裝潢元素。不僅如此,西貝公司經營規模龐大,知名度高,投入了大量的廣告用以宣傳其經營形象,而且西貝公司及其子公司還獲得餐飲行業諸多獎項及榮譽稱號,被多家知名網站、報刊專題報道。綜合考量上述事實,一審法院認定,“西貝公司及其旗下西貝莜面村餐廳在中國境內具有一定的市場知名度,并為相關公眾所知悉,上述裝潢與西貝公司及西貝莜面村之間已經產生特定聯系,可以起到識別服務來源的作用,應當受到我國反不正當競爭法的保護”。可見,一審判決系基于普遍的、公知的事實對西貝公司多元素組合的裝潢知名度及對應性進行認定,該認定是符合客觀事實情況的,其判定快樂草原公司的涉案行為構成不正當競爭,理由充分、合法。上訴人關于一審判決認定錯誤的主張,本院不予采信。此外,本案中商標侵權與不正當競爭并不構成法律競合,二者分別對應不同的行為,前者針對快樂草原公司使用與“I?莜”商標相近似的商業標識的行為,后者針對快樂草原公司所經營餐廳的裝潢模仿行為。一審法院在此基礎上進行了充分論述,并詳細闡述了裁判思路和裁量賠償額度、消除影響的依據,針對不同侵權行為分項裁判,判決快樂草原公司、國泰平安公司雙橋店、國泰平安公司分別承擔不同責任,具有合法理由,依據充足。上訴人快樂草原公司提出的上訴理由,于法無據,本院依法予以駁回。本案中國泰平安公司雙橋店及國泰平安公司亦主張其不構成侵權。本院認為,首先,國泰平安公司雙橋店作為國泰平安公司的分支機構,其不能獨立承擔責任,國泰平安公司應當與國泰平安公司雙橋店共同承擔相應責任,一審法院相關認定符合法律規定。其次,對于快樂草原公司在國泰平安公司雙橋店經營場所內大量使用與涉案商標“I?莜”近似的商業標識的行為,國泰平安公司雙橋店工作人員日常巡查均可明顯注意到,但其卻熟視無睹,放任侵權行為持續。國泰平安公司雙橋店在與快樂草原公司簽訂《場地租賃合同》時,其亦未就快樂草原公司是否享有相關商標權利的證據予以必要程度的審核。國泰平安公司雙橋店的上述行為顯系疏于審查,導致侵權行為長期持續、大量存在,應當為此承擔相應幫助侵權的法律責任。國泰平安公司雙橋店提供的租賃合同中關于侵權責任承擔的約定,其效力并不及于第三方,僅對合同簽訂方具有約束力,不可對抗本案被上訴人西貝公司。考慮到上述情況,一審判決認定國泰平安公司雙橋店及國泰平安公司在商標侵權行為中構成幫助侵權,并判決承擔5萬元的連帶賠償責任,顯然已經充分考慮了國泰平安公司雙橋店及國泰平安公司在本案侵權行為中具體的作用和效果,上述判賠理由充分,法律依據充足,本院對國泰平安公司雙橋店及國泰平安公司的上訴請求亦不予支持,依法予以駁回。

二審法院判決


綜上所述,北京雙橋快樂草原筱面餐飲有限公司、北京國泰平安百貨有限公司雙橋店、北京國泰平安百貨有限公司的上訴請求均不能成立,應予駁回;一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應予維持。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條第一款第一項規定,判決如下:駁回上訴,維持原判。二審案件受理費12006.8元及1050元,分別由北京雙橋快樂草原筱面餐飲有限公司負擔12006.8元(已交納),由北京國泰平安百貨有限公司負擔1050元(已交納)。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審 判 長 郭振華

審 判 員 劉炫孜

審 判 員 張 陽

二〇一九年十二月二十六日

法官助理 陳 月

書 記 員 劉海璇